wasabi☆

aph圈 写写文 画画图

[观点]浅谈本人对aph 本家及同人的一些想法

其实要问我,为什么喜欢aph,我心里没有确切的答案。不过有一点很明确,我不太喜欢甚至是有些反感本家的一些行为。

的确为了增加漫画的人气,画女装,裸体执事,大破以及各种羞耻play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仅仅是对于漫画里的人物来讲而不是对于他所代表的真实国家来讲。

请不要跟我说分清二三次元那种话,又有谁能真正分清呢?况且aph本来就是一个以国拟人为卖点的漫画,怎么可能没有牵扯到时事和历史?弄到现在这种备受争议的地步,仅仅轻飘飘地扔一句"分清二三次元"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呢?

就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喜欢aph更多的是喜欢它的人物,给我一个大概的轮廓,然后用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认知而不是完全照搬本家的人设来填满他们,进行二次的同人创作。

如果问我为什么不自己创造国拟人然后进行创作呢,我想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首先aph作为一个国拟人的漫画(那兔不算国拟人),它在中国的普及率也是很高的,所以在创造自己的国拟人时难免会有些撞车的地方,或者是被aph粉说像撞车的地方。

其次就是起名,我是个起名废这点想必你们从我的圈名,文章标题和视频标题等等都能看出来。这点本家做的还是很好的,所以我觉得用起来很方便很顺手。

我是个普通的同人作者,创作一些普通的同人作品。写文的时候我偏向于架空向人设向而不是历史向国拟向,因为后者要写起来的难度很大,不仅需要查阅很多资料,而且还要努力维持着国拟和现实国家之间的平衡。
即使如此,一个单薄的二次元人物也无法承担起代表整个国家的重担。我能够做的是让他更符合于现实的国情,仅此而已。

最后来谈谈ooc的问题。无论是写文还是语c,ooc对于各位来讲都是一个不容小觑的问题。ooc的全称叫out of character,那么,什么才是作为参照的character呢?如果aph只是个普通的漫画,那么完全可以将本家的形象作为参照。如此这般,老王也就只是伪娘小白阿鲁怪了,阿普也就只是肥啾本大爷kesese了。

然而aph是个国拟人漫画。

如果只是感觉本家情节好萌而不去深究的那些小可爱,或许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妥。

但是作为像我这样的联系历史和现实的人来说,看到这种设定无疑是不爽的。有句话叫做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是否ooc这个问题还是要看自己对人物的理解。

所以当我看到伪娘小白阿鲁怪的老王的时候,我可能不会直接说你崩皮了或者说你写的ooc了,而是一笑而过,默默关掉网页罢了。

*

综上,接受理智争辩拒绝无脑撕逼,也不要在这篇文章底下和我谈cp的问题,谢谢。

如有说明不全面或者观点片面的情况也欢迎各位补充:)

自制视频两发安利↓

(av3854889)【APH/MMD】三只眉毛的GENTLEMAN[目隐有]

大概是…改模后的跳舞测试?镜头被我改毁了orz

借用:

model: 3度様

accessory: matutteru様 ぱぴこ様

motion: fbandcc様

camera:一護牛乳様

mme:そぼろ様

=======

(av3825779)【APH/MMD】不悯组的疑心暗鬼

普爷又被扇系列x

借用:

model:mkmk様 三度様

motion: ゆり様

camera: mmd_id1999様

mme: おたもん様 下っ腹P様 針金P様 そぼろ様

=======

还有几个以前的渣作就不推荐了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咱的B站用户名→wa☆sabi

欢迎勾搭/点击支持/弹幕支持/硬币支持/评论支持…

不胜感激!!





Angtleman 01

很久之前写的文 现在把它输入到手机后发布

第一章强行苏注意 文章题目随意起的可能并没有这个单词

cp仏英only(也许?)

正文↓

*

这是弗朗西斯第三次做类似的梦了。

梦里他站在无边无际的纯白之中,仿佛身陷一片柔软洁白的天鹅绒。这种感觉有些无力,但并不讨厌。弗朗西斯试着走了几步,映入眼帘的仍是无一例外的白色。

忽而前方泛起一丝淡金色的光,在这纯白的世界中格外地引人注目。

弗朗西斯只是眨了眨眼的功夫,那片淡金色的光芒已经行至他面前不远处。光芒渐渐消散,弗朗西斯这才看清,那片光芒竟是包裹了一个人,或者……

对面的人有着如清晨熹微的阳光织成的美丽金色长发,发尾柔顺地垂在圆润的肩旁,刘海服帖地搭在额前,头顶有几撮头发微微翘起,却丝毫不影响美感。

一串翠绿的橄榄叶绑在“她”头上,金色与绿色交相辉映,就连一向注重保养头发的弗朗西斯都赞叹不已。

“她”的皮肤有着更胜于白种人的牛奶一般温软的白,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袍,只在腰部堪堪系起,将“她”精致的锁骨和优美的腰线展露无余。

(是的,“她”,弗朗西斯主观地将拥有一头长发和精致面容的人当作女性。)

而现在这张美丽无比的脸却显得十分悲伤。

那双即使是国王头顶的辉煌灿烂的冠冕上镶嵌着的被精挑细选过又经过重重工序的顶级的祖母绿宝石也比不上的浑然天成的绿色眸子,此时少了份生机与活力,正蕴满哀伤与忧愁,深深地注视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连忙想偏过头去,却发现那双眼睛似乎有摄人心魄的魔力,使他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她”身后一对洁白无瑕的翅膀泛着灿金色的光晕,正微微颤动着。这让自居为无神论者的弗朗西斯相信了世上真的有天使存在,并且深信不疑。

“她”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姣好的唇一开一合,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仿佛实在无声咏唱着光的赞歌。弗朗西斯努力地辨认着“她”的口型,却只读出了几个零碎的单词,凑不成完整的句子。

天使说完后,似乎极浅地笑了一下,然后化为纷繁的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弗朗西斯迫切地想记住“她”的长相,这是他才发觉这位天使的眉毛似乎有点…粗?

一切归于平静。

*

弗朗西斯不情愿地掀开那绣着复杂花纹的丝绒被,缓缓坐起身来。难得叫早的女佣还没来,否则他又要让一位良家姑娘红着脸夺门而出了。

他还惦记着他梦里的人。前两次都只记个模糊,这回终于清楚地记下了“她”的外貌特征。是的,弗朗西斯想找到这个人。他心中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会找到“她”的,总会找到的。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痴情的愣头青,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从看见那位天使的第一眼起,从未动过情的弗朗西斯就被丘比特之箭射中啦。

正在弗朗西斯皱着眉头思索该如何找到“她”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我亲爱的弟弟,你起床了吗?姐姐我要进来啦?”柔美的女声不大不小,正巧能让弗朗西斯听得清楚。弗朗西斯随口回应道:“请进吧,姐姐。”

精心雕刻的欧式木门上的铜把手缓缓转动,发出一声轻响。门被轻轻推开,一身淡色衣裙的弗朗索瓦丝嘴角噙着浅浅的笑,那双紫罗兰色的眼中也染着笑意,如同熠熠生辉的紫水晶。她灿金的发丝在晨光的照耀下被染成了铂金色,随着她优雅的步伐在空中划出细小的弧度。

平心而论,弗朗西斯认为他的姐姐的确很美,作为波诺弗瓦家的长女,受到年轻贵族无比追捧的无冕之王,她美得端庄典雅,美得落落大方。

但他心中那个金发碧眼的身影就是挥之不去,算起来,“她”就是比起自家姐姐也不遑多让。

“弗朗吉?你有在听姐姐说话吗?”索瓦丝在弗朗西斯面前晃了晃手。

弗朗西斯这才回过神来,也不免有几分尴尬:“哦抱歉,请再说一遍好吗?”

索瓦丝叹了口气,表情颇有些无奈。

“你这是怎么啦?…好吧,今天我们要和父母去参加个重要的聚会,你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就启程。”

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拨弄着他肩旁的几缕金发,闻言挑了挑眉:“哦?父亲母亲都会去?是谁这么大场子能请动我们全家?”

“这我不太清楚,你去了就知道啦。”索瓦丝对此不置可否。她突然抬眼,仔细地端详着她那不省心的弟弟此时虽没什么表情,但索瓦丝直觉他有点…心虚?

不久,她笃定地开口:“亲爱的,你不会是爱上了哪家的姑娘了吧?”

看到弗朗的动作明显一顿,索瓦丝更加确定了,她不禁打趣道:

“哦天呐,让姐姐我猜猜是谁偷走了我可怜的弟弟的心?莫不是你像话本里写的那样,爱上了一个可爱的卖花姑娘?”

“呃……”弗朗西斯被姐姐突如其来的一串话弄得哑口无言,索瓦丝看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大为惊奇,不会是被她猜中了吧?

*
这回是真的没了,下一章就是某人初登场了。至于那个宴会应该不是重要情节所以直接跳过。

下方小剧场:

人的睡眠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其中只有在快速眼动(REM)期被叫醒的时候,人才会清楚记住梦的内容。所以像弗朗这种自然醒的是不会清楚地记住梦的内容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弗朗:…我要是记不住梦,情节还咋发展?[手动再见]

[独普]短篇

很久以前的短篇,不太了解西方婚礼的流程,总之是作者参加婚礼之后的脑洞。

cp仅独普,其他都是错觉。

——————

早晨的阳光正好。带给身体的暖意恰到好处,将一切都镀了层金似的,让人不忍辜负这大好时光。

于是路德维希收拾妥帖,准备出门。

他再一次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并仔细确认了他身上的正装并无一丝褶皱之后,无奈地开口:“哥哥,你真的不去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本大爷已经下定决心啦!才不去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婚礼呢,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吉尔伯特正大大咧咧地坐在地毯上,抱着笔记本电脑,俨然一副neet的样子,目不斜视地答道。

“但是法.国先生的邀请…”路德维希觉得今天的吉尔伯特有些不对劲。  

听说这次安东尼奥也会来,于是弗朗西斯在某次散会之后对路德维希说:好不容易我们俩都忙里偷闲休假一次正好抓住机会让小基尔过来一起聚聚所以小路德麻烦了把你的宅男哥哥请出来吧想要见他一次真是太不容易啦而且说不定那不悯看见这对可爱的新人就开窍了又恰好邂逅了一位美丽的鸢尾花这样你也能省心点是不看他一人乐几百年哥哥都不忍心了blablabla…  

其实是你自己想去泡马子吧。路德维希如是吐槽道。但是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把弗朗西斯的邀请传达给吉尔伯特,所以吉尔伯特顺理成章地炸毛了。  

回忆到此为止。总之吉尔伯特扬声喊到:

“west你快走吧要迟到了本大爷就不送了!”他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电脑显示屏。  

“……”路德维希认命地叹了口气,出门了。    

*

今天天气的确不错,真应该让那个沉浸在网络游戏和各色交友网站的哥哥出来看看。  

路德维希想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直到窗外飞逝的景物停下,路德维希才想起来似乎自己连婚礼的主角是谁都不知道。路德维希暗叹自己草率,还是停好车走进了会场。  

进来后路德维希环顾四周,十几张圆桌配着座椅整齐地排好,铺着红色的地毯,整个会场的格调庄重而不失亲和,看起来还不错。  

“嗨路德,你这身打扮不错嘛~”尾音上扬的语调,带着法式卷舌音,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位法.国的意识体。  

事实证明路德维希并没有猜错,他稍侧身躲过了法.国人热情的拥抱。弗朗西斯随即若无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  

“嗯…小基尔还是不肯来吗?真是可惜啦。”弗朗西斯撩了撩他肩旁的几缕金发。  

“抱歉法.国先生,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来。”路德维希想起来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哥哥,胃里一阵钝痛。  

“没关系,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吧…对了,一会叫我弗朗西斯就好,毕竟那对新人可都是人类呢。回见~”弗朗西斯挥了挥手,去找姑娘搭讪了。  

路德维希应下,环顾四周,竟然有不少和他一样的国家意识体,这宴会的主人是谁?居然能请得动这些人。  

同在欧.洲的亚瑟在和美.洲年轻自信的阿尔弗雷德交谈,从他的表情来看这次对话显然并不怎么愉快。他们旁边的…谁好像想要出面调解但是被无视了。  

有着拉丁血统的安东尼奥似乎是和罗马诺一起来的,前者看见他热情地挥了挥手,后者只是不情愿地偏了头,又朝着会场入口望了望,似乎是在找他的弟弟。  

意.大.利那家伙是不会准时来的吧。路德维希腹诽道。  

来自亚.洲的王耀寻了个座位正拿着菜单细细研究,他身旁走过来的高大的东.斯.拉.夫.人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拘谨的本田菊对路德维希微微躬身,又转头拿出笔和本子写写画画。  

一身端庄优雅的罗德里赫在饶有兴味地观察大厅一角那架价值不菲的钢琴,伊丽莎白在他身后站定,时不时笑着和他交谈几句。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他随意拉了个椅子,看着窗外的景色思绪万千。  

不过婚礼还是要开始的。  

费里西安诺这才姗姗来迟,左顾右盼似乎快要哭出来时被他哥哥一把拽走。同时,宴会的两位主人正式登场。  

那个男人路德维希不认识,他挽着的金发女孩路德维希倒是有一面之缘。这是弗朗西斯的朋友吧……那位拯救法.国于水火之间的女英雄的转世?  

路德维希笑了笑,衷心地为这对新人献上祝福。  

台上金发的漂亮女孩身着圣洁的白色婚纱,笑得温婉可爱,她身旁的男人不苟言笑,倒也英俊非凡,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两人开口。  

路德维希注意到和他同一桌的弗朗西斯。

他单手支着下巴,专心致志地看向台上,只留给路德维希一个精致的侧脸。  

他整个表情都柔和起来,望着台上的目光专注而深远,还有一些难以言明的感情。他嘴角微微上扬,欣慰、祝福却难免有些落寞。  

路德维希低头,不忍打搅。  

浅色的桌布似乎有些颤动,在空气中划出细小的弧度。路德维希心中一惊。  

桌底下……有什么吗?他仔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可“它”又不甘寂寞地抖了几下,路德维希差点没把手中的酒杯摔出去。  

台上的讲话已经快接近尾声。有些活泼的人善意地笑道让他们接个吻,台上的两人也不愠,邀请大家来倒数。  

五——  

“哥…哥哥?!”路德维希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四——  

“嘁…是本大爷啦。”桌下的吉尔伯特探出头来,目光在地上扫来扫去,那双漂亮的眼睛就是不直视路德维希。因此路德维希只看到他本是银白色的发顶,在会场柔和的灯光照耀之下晕成一片暧昧不明的颜色。  

三——  

“所以,哥哥还是来了。”路德维希摸了摸吉尔伯特乱糟糟的银发,强忍住自己的笑意。  

二——  

“……”吉尔伯特老脸一红,低头嘀咕了几句,路德维希好奇地把头凑过去想要听清楚。  

一——

吉尔伯特猛地揪住路德维希的领带,那果断英勇的气势和他当初在战场上纵横驰骋时别无二致。

“!”路德维希的上身被带得前倾,这回轮到路德维希惊讶了。  

因为吉尔伯特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唇上。  

台上的人深深地拥吻,台下掌声如潮水涌动,大家纷纷起身祝贺这对新人。而路德维希和吉尔伯特却已无暇顾及。  

当吉尔伯特灵活的舌头伸进来之后路德维希才反应过来,然而他只是愣了一瞬就回吻过去。  

这场突如其来的亲吻持续了将近两分钟。在路德维希渐渐占领主导地位之后才把面色潮红的吉尔伯特放开。  

两人默默地调整着呼吸。吉尔伯特的状况显然更差,他冰红的眸子里氤氲着水雾,脸上也红晕未褪。  

气还没喘匀的吉尔伯特又咧嘴笑了。  

“West,Ich lieb dich.”   路德维希怔了片刻。

随后,他也笑起来,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眸中蕴满了温柔。  

“Ich lieb dich auch,Bruder.”  

吉尔伯特得意地笑了。

——————

有点羞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