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abi☆

aph圈 写写文 画画图

[独普]短篇

很久以前的短篇,不太了解西方婚礼的流程,总之是作者参加婚礼之后的脑洞。

cp仅独普,其他都是错觉。

——————

早晨的阳光正好。带给身体的暖意恰到好处,将一切都镀了层金似的,让人不忍辜负这大好时光。

于是路德维希收拾妥帖,准备出门。

他再一次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并仔细确认了他身上的正装并无一丝褶皱之后,无奈地开口:“哥哥,你真的不去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本大爷已经下定决心啦!才不去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婚礼呢,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吉尔伯特正大大咧咧地坐在地毯上,抱着笔记本电脑,俨然一副neet的样子,目不斜视地答道。

“但是法.国先生的邀请…”路德维希觉得今天的吉尔伯特有些不对劲。  

听说这次安东尼奥也会来,于是弗朗西斯在某次散会之后对路德维希说:好不容易我们俩都忙里偷闲休假一次正好抓住机会让小基尔过来一起聚聚所以小路德麻烦了把你的宅男哥哥请出来吧想要见他一次真是太不容易啦而且说不定那不悯看见这对可爱的新人就开窍了又恰好邂逅了一位美丽的鸢尾花这样你也能省心点是不看他一人乐几百年哥哥都不忍心了blablabla…  

其实是你自己想去泡马子吧。路德维希如是吐槽道。但是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把弗朗西斯的邀请传达给吉尔伯特,所以吉尔伯特顺理成章地炸毛了。  

回忆到此为止。总之吉尔伯特扬声喊到:

“west你快走吧要迟到了本大爷就不送了!”他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电脑显示屏。  

“……”路德维希认命地叹了口气,出门了。    

*

今天天气的确不错,真应该让那个沉浸在网络游戏和各色交友网站的哥哥出来看看。  

路德维希想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直到窗外飞逝的景物停下,路德维希才想起来似乎自己连婚礼的主角是谁都不知道。路德维希暗叹自己草率,还是停好车走进了会场。  

进来后路德维希环顾四周,十几张圆桌配着座椅整齐地排好,铺着红色的地毯,整个会场的格调庄重而不失亲和,看起来还不错。  

“嗨路德,你这身打扮不错嘛~”尾音上扬的语调,带着法式卷舌音,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位法.国的意识体。  

事实证明路德维希并没有猜错,他稍侧身躲过了法.国人热情的拥抱。弗朗西斯随即若无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  

“嗯…小基尔还是不肯来吗?真是可惜啦。”弗朗西斯撩了撩他肩旁的几缕金发。  

“抱歉法.国先生,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来。”路德维希想起来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哥哥,胃里一阵钝痛。  

“没关系,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吧…对了,一会叫我弗朗西斯就好,毕竟那对新人可都是人类呢。回见~”弗朗西斯挥了挥手,去找姑娘搭讪了。  

路德维希应下,环顾四周,竟然有不少和他一样的国家意识体,这宴会的主人是谁?居然能请得动这些人。  

同在欧.洲的亚瑟在和美.洲年轻自信的阿尔弗雷德交谈,从他的表情来看这次对话显然并不怎么愉快。他们旁边的…谁好像想要出面调解但是被无视了。  

有着拉丁血统的安东尼奥似乎是和罗马诺一起来的,前者看见他热情地挥了挥手,后者只是不情愿地偏了头,又朝着会场入口望了望,似乎是在找他的弟弟。  

意.大.利那家伙是不会准时来的吧。路德维希腹诽道。  

来自亚.洲的王耀寻了个座位正拿着菜单细细研究,他身旁走过来的高大的东.斯.拉.夫.人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拘谨的本田菊对路德维希微微躬身,又转头拿出笔和本子写写画画。  

一身端庄优雅的罗德里赫在饶有兴味地观察大厅一角那架价值不菲的钢琴,伊丽莎白在他身后站定,时不时笑着和他交谈几句。  

路德维希感觉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他随意拉了个椅子,看着窗外的景色思绪万千。  

不过婚礼还是要开始的。  

费里西安诺这才姗姗来迟,左顾右盼似乎快要哭出来时被他哥哥一把拽走。同时,宴会的两位主人正式登场。  

那个男人路德维希不认识,他挽着的金发女孩路德维希倒是有一面之缘。这是弗朗西斯的朋友吧……那位拯救法.国于水火之间的女英雄的转世?  

路德维希笑了笑,衷心地为这对新人献上祝福。  

台上金发的漂亮女孩身着圣洁的白色婚纱,笑得温婉可爱,她身旁的男人不苟言笑,倒也英俊非凡,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两人开口。  

路德维希注意到和他同一桌的弗朗西斯。

他单手支着下巴,专心致志地看向台上,只留给路德维希一个精致的侧脸。  

他整个表情都柔和起来,望着台上的目光专注而深远,还有一些难以言明的感情。他嘴角微微上扬,欣慰、祝福却难免有些落寞。  

路德维希低头,不忍打搅。  

浅色的桌布似乎有些颤动,在空气中划出细小的弧度。路德维希心中一惊。  

桌底下……有什么吗?他仔细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可“它”又不甘寂寞地抖了几下,路德维希差点没把手中的酒杯摔出去。  

台上的讲话已经快接近尾声。有些活泼的人善意地笑道让他们接个吻,台上的两人也不愠,邀请大家来倒数。  

五——  

“哥…哥哥?!”路德维希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四——  

“嘁…是本大爷啦。”桌下的吉尔伯特探出头来,目光在地上扫来扫去,那双漂亮的眼睛就是不直视路德维希。因此路德维希只看到他本是银白色的发顶,在会场柔和的灯光照耀之下晕成一片暧昧不明的颜色。  

三——  

“所以,哥哥还是来了。”路德维希摸了摸吉尔伯特乱糟糟的银发,强忍住自己的笑意。  

二——  

“……”吉尔伯特老脸一红,低头嘀咕了几句,路德维希好奇地把头凑过去想要听清楚。  

一——

吉尔伯特猛地揪住路德维希的领带,那果断英勇的气势和他当初在战场上纵横驰骋时别无二致。

“!”路德维希的上身被带得前倾,这回轮到路德维希惊讶了。  

因为吉尔伯特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唇上。  

台上的人深深地拥吻,台下掌声如潮水涌动,大家纷纷起身祝贺这对新人。而路德维希和吉尔伯特却已无暇顾及。  

当吉尔伯特灵活的舌头伸进来之后路德维希才反应过来,然而他只是愣了一瞬就回吻过去。  

这场突如其来的亲吻持续了将近两分钟。在路德维希渐渐占领主导地位之后才把面色潮红的吉尔伯特放开。  

两人默默地调整着呼吸。吉尔伯特的状况显然更差,他冰红的眸子里氤氲着水雾,脸上也红晕未褪。  

气还没喘匀的吉尔伯特又咧嘴笑了。  

“West,Ich lieb dich.”   路德维希怔了片刻。

随后,他也笑起来,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眸中蕴满了温柔。  

“Ich lieb dich auch,Bruder.”  

吉尔伯特得意地笑了。

——————

有点羞耻啊:)

评论

热度(13)